LLLLLossky

主混果圈xx是天厨,博爱党基本上没有踩雷?!欢迎来和我嗑设定?!!我爱这些水果!!!

【乱世警匪au】夕夜光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丁薇!!!!!!赶紧结婚吧求求你们!!!!!!

躺尸型喵夏:

*乱世警匪私设系列 详细设定见个人主页  本章主cp丁薇 含有薇诗  ooc有 注意避雷 。


*法医叮×刑警薇  是个初遇闪婚(?) 本章没有匪徒什么事(你  


*战争 警事描写苦手 一个笑容一个拥抱攻略一个男友剧情bug很大系列 作者有毛病有


*再放一遍背景: 乱世。被炮火侵袭了的,纷争暴动迭起的世界。最大恐怖主义组织“灰狼”在世界上掀起暴动狂澜。世界刑警在这一时期的作用已超出国家普通刑警的常理,自称世界的整顿者。


 
  
 
[坐标-新安全区:无名岛]
   
 
 
 
被拍到肩膀的那一刻,菠萝小薇正望着不远处的海水出神。
   
 
沐浴着清晨清爽的海风,耳边依稀是同伴与来客寒暄的声音,不知何时思绪渐远,眼底便只映着深蓝海面上投射的粼粼波光。并非疲惫,也非厌倦,只是视点无意间落上平静的海面,深蓝从码头一线蔓延到海天交界,晨光点缀在微澜水波上,这是乱世里安全区独有的珍贵情景,与乱世里硝烟迭起的景象截然不同,一瞬间忍不住失了神。
 
 
“.....新警官?这个,给你。”
 
 
“........啊。”
菠萝小薇从发呆中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来人递过来的工作档案一时语塞。粉色长发柔顺的披在脑后,这位和先前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照片上一模一样的令人过目不忘的少女想必就是梨花诗——只是面无表情地扶了扶眼镜等她回应,没有半点表达关心的意图甚至吝啬一个解释,似乎是对此案完全没有插手的打算,仅仅是走完程序流程而已。沉默半晌,她最后只是点点头接了过来。
 
 
她和这位王牌侦探并不熟悉。
 
 
无论是作为曾经的英才学生,还是如今的新任世界刑警,菠萝小薇都未曾和梨花诗有一丝一毫的交集。
  
 
若从资料上说的话,菠萝小薇当然知道这位性格有些异常冷漠的天才少女侦探来自世界刑警总部,原身为不问世事的私家侦探的她因与另一位名叫菠萝吹雪的搜查官签订合约入世,两人配合默契,天才美少女侦探与英俊搜查官的组合也曾一时风头无两,即使两年后风靡世界的亡命之徒组织崭露头角,实力和人气也不过是和这对所向披靡的组合平分秋色。而后各地暴动事件发生,刚刚结束深修不久的她追随着以前少年时代的梦想,加入刑警部投身于讨伐匪徒的事业随着来到这座开发岛的征途才拉开序幕。虽然这位天才侦探外形甚是可爱,比自己要矮上一个头,但无论从年历还是工作上讲都说得上是她的前辈。
  


但是除此之外,却没有什么相关的牵连了。即使曾在一所学校进修,梨花诗在学校时就属于那种几乎一直坐在教室里,除了有对某菠萝先生追加暴力的必要则少见会出来活动的类型,以至于现在连互相叫得出姓名寒暄几句都做不到。
  
 
“不好意思,麻烦您了。”菠萝小薇点点头神色柔和下来,算是接受了梨花诗这个有些过于随意的招呼,“——初次见面,梨花诗小姐,能和我握个手吗?”
  
 
“.....。” 静静注视着面前充满活力的金色眼眸停滞了几秒后迅速移开视线,梨花诗轻轻点点头,即使弯了弯眼角面部呈现出的表情也并不是很友善,“初次,见面。”
  
 
两双手交叠在一起,礼节性的一握即收。菠萝小薇偷眼望去,少女的视线完全不在自己身上,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同不咸不淡的语气一般平静无波,只有披在身上遮风的外套不时被风吹起,在空中翻折出的棱角大概是全身上下仅剩的清晰。
  
 
果然是如传闻中一样带着消极的冷淡气质,仿佛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用尽全力的倾诉着生人勿近的信息,以致于完全感受不到她与人交流的欲望。
 
 
【虽然很难接近的样子,但是这孩子真的看起来超可爱啊。】
 
 
“啊....以后还是要请多指教啦。”菠萝小薇没有因这冰山般的气场产生任何退缩的意思,为了被冷脸相待这种小事斤斤计较向来不是她的风格。比起令自己不愉快,还是尽快和对方搞好关系来的轻松些,何况她真的想和这个看起来相当可爱的孩子成为朋友。
 
  
“.......嗯。我走了。” 算是礼节性的告知将对话结束,梨花诗一直紧握成拳的手稍微打开了一些,紧绷的一切在转身瞬间松懈下来,令人产生一种仿佛她心里在感叹总算是结束了的错觉——
 
 
【说不定,一开始就只是在紧张而已。】
  
 
目送着她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菠萝小薇低下头,索性席地而坐,小心翼翼地翻开了那本工作档案。
  
 
此行的意义她其实再清楚不过,名义上是考察新安全区改建空气净化试验基地的可行性和适配性,却有着视察那些改过自新的罪人生活状况、将这座封闭的区域与外界初通航的重大意义。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困居这座岛上服役的罪人们就能不只是通过网路为新世界的重建贡献力量。
  
 
对于一个新入警部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工作既能让自己知晓那些彼时的作恶者的暴戾之气而开始适应这个混乱崩坏的世界深层的黑暗,又能远离真正的腥风血雨——即使她想要踏上战场穿梭其中,射穿那些曾毁掉了自己整个家乡的恶人的脑袋,过于不成熟的激进思想和实战经验的缺乏也只会白白葬送自己的才能和生命。
  
 
“女孩子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啊。”少年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与此同时太阳光线被单薄的身影遮住,工作档案上的字因视线问题变得有些模糊。菠萝小薇惊讶地抬起头,迎上了一双赤色的,似笑非笑的混沌眼瞳。
  
 
“啊,你就是那个....”菠萝小薇深吸一口气,有些慌张的起身,却因腿脚发麻而控制不住晃了几下,“不好意思,没有看到你过来.....”
  
 
“小果叮。你这次任务的搭档。”回给她安心的微笑,少年伸手拽了拽自己的袖子,“没关系,小薇是后辈又是初来乍到,该是我主动招呼的。而且,也是我突然说话比较失礼。”
  
 
“......后辈?你.....你是那个特别厉害的法医?” 有些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通眼前的少年,不知何故有些眼熟,比她稍微要矮一点,体型在男生中大概只能称得上是可爱型,稍显稚气的脸庞缺乏军人身经百战磨炼出的坚毅英气,和自己并肩而立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的前辈。
  
 
——以及,他穿的也并不是和自己身上着装一致的墨色警服。而是与之对立的,纯洁无暇的白色。
 
 
不是普通的医生白大褂,精良优质的做工和设计超出常服,整洁万分,肩膀上别着相当高次的军衔,在海岛阳光照耀下折射光辉。
 
 
“啊....又被怀疑了。”小果叮眼底隐透着一丝无奈,自暴自弃性质地摊开手表示自己无心也无力改变现状,“一个一个都是这样,我长得有那么不靠谱吗...不就是发育迟缓了一点点吗......还会长的长的长的....”
 
 
“噗,”菠萝小薇出声笑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后立刻稍收敛了些,对幽怨的小果叮的露出个歉意却明媚的微笑,递上自己的右手,“还请多多指教,小果叮前辈。我相信前辈一定还会长高长壮的。”
  
 
少女金色的眼瞳弯成漂亮的弧度,小果叮微微一愣,摆脱了故作滑稽的姿态,方才扮丑隐藏起来的凝结在眼底的疑云和不快在手交握时瞬间消散,赤色眼底一片温凉的澄澈。
  
 
“不用一直叫前辈啦,叫名字就可以啊。”
 
 
“嘿嘿......虽然学年毕业小果叮你要早些,实际年龄还不一定谁大呢。因为你是跳级生吧?实在看起来年龄太小了。”
 
 
“......居然被察觉了。不妙....”
 
 
“这就是...那什么....天才的烦恼吧?这种烦恼我也想要....”
 
 
“....天才.....不是什么好事哦。”
 
 
“没那回事!说起来,总感觉你看起来莫名眼熟.....奇怪.... .”
  
.....
  
   
 
日头西斜,蔚蓝的海面也镀了层橙色。今天终于结束了绵延半个月的雨季,意味着她已经在岛上呆了双周之久。天光大亮,太阳冲破厚重的云层一口气补上了近日欠的光热,于是岛上一整天都笼罩在近乎毒辣的日头底下,直要把人都晒成脱水水果,临近傍晚才稍稍好过些。
  
 
熟稔地记着小果叮告诉她的路线,菠萝小薇独自一人结束考察后穿过有半人高的灌木丛去往一片人造平地。这座小岛雨热充足,植物落地生根后不需看顾也能把自己从植株长成丛生,加上这里不做风景名胜沦为无人岛的日子已经不短,无人修剪,疯长的杂草也透着几分荒凉,十分绊脚。
 
 
她来到这里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自不会被杂草阻碍退却。
  
 
双脚踏上那片独立建筑物所在的平地,充斥着消毒药水和其他刺激性药物气味的,满眼白色的房间,已早有人待在那里,精细地填着什么图表。见有来人,兼具犀利与澄澈的目光扫过来,在她身上略一停留。
 
  
两周时光以来,除了陪同她一起考察实地情况,到拘禁所视察了几次外,小果叮的剩余时间几乎尽数在个人实验室中度过。身穿整洁白大褂的稚气少年似乎感受不到疲惫一般,以一种濒临疯狂的状态,身心俱投入在实验中。
 
 
“小薇辛苦了,水在那边自己倒吧,我不太方便。”小果叮歉意地挥挥手里的针管,仍然专心致志地处理着手中的药剂,一心二用地关心着她。
 
 
“...你在配什么药?”虽然知道还不是打扰他的时机,但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看到他从事反复这一医学工作,小薇看着那些看起来过分色彩斑斓而有些异常的药物,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发问。
  
 
“......是能拯救世界的药物哦。”
 
 
“......欸?”
  
 
“开玩笑的啦,我只是个小小的法医,自己配药本来就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那种离谱的事情不可能的。”
  
 
“.......真是的。不要那么认真的说奇怪的话啊,虽然这几天已经有点习惯你这家伙疯言疯语了....”
 
 
.....
   
   
“抱歉耽误你的时间,那个呢,”深吸一口气,平复因紧张而过速的心跳,小果叮放下手里的药剂,“小薇,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嗯。什么?”
  
 
“除了为我们共同的利益,除了所谓向往的世界和平这些公式性考虑,你真正希冀的,是什么呢?你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不是没有产生过退缩冲动的。菠萝小薇迟疑了一秒,随即把那一瞬间的担忧畏惧也清出脑海,她用这双脚站定犹如扎根在这里长成一棵无可撼动的树,仿佛无论前方怎样的刀山火海,都微笑面对不肯后退一步。
   
   
【除了为我们考虑的事之外,你的希冀是什么呢?】
 
 
仿佛有什么一定要从她身上确认的事,明明温言细语此刻却毫不松口咄咄逼人。
 
 
“我相信小薇的话,一定是做出有你自己风格的选择。”
 
 
“这么说也没问题啦。”她迟疑了一下,目光飘向遥远的天空,半晌突然苦笑道,“我呢,一直都在看着光明的未来哦。”
 
 
菠萝小薇记得那个花圃。那是过去家乡的庭院里唯一充满了色彩的地方。哥哥们会带着自己会违反规定在上课时间的时候时偷偷跑去那里玩,而成年人们也要专门分出一部分人手来把他们逮回去受罚。那段战前最后被鲜花簇拥的宁静平淡的日子里,尚且孩子们全都恪守着美德与信仰,也就只有这些跳脱的孩子们的举动带着勃勃生气了。
  
 
直到战争爆发。
  
 
那些长大的哥哥们最后无一例外,全都死在了战场上。
  
 
“......所谓的大爱也好仁义也好,都不是根本。我的心愿是继承最重要的家人的遗志,直到世界重归和平的那一天,回到家乡那个小院子里,在那里重新栽满鲜花。”
 
 
“嗯.....是梦想!虽然...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了,我也会替哥哥们守护未来,守护那里的风景。”
 
 
小果叮放下手中的工作,面无表情地盯了她半晌,始终不见那双明亮的金色瞳孔流露半点退缩,许久后身体侧倚在桌上,露出一丝微笑来:“你现在这样,你家人会很欣慰。”
  
 
“笨蛋一样.......” 略感羞耻于自己那番突然就热血起来的发言,菠萝小薇低头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呢喃了一句。
  
 
——“呐,你知道吗。飞蛾一旦见了光,就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哪怕知道那是要命的烛火,也依然无法自抑,至死方休。”
  
 
就像他一样,心向光明,却又身在黑暗。
 
 
但阳光的美丽又岂是谁能以言语说清的?哪怕那从未属于黑暗中的行者,一朝相遇,便情难自控。
   
 
——何谓光明?
 
  
——“我没有追逐光明的资格。”


  
——“我的诞生即为罪孽。”
 
 
——“为了赎罪。
 
 
只有他深知,所谓的天才大脑并没有给他短短十几年的生命历程带来过任何幸运,不过给这孤独的疯子浑浊不堪的面孔涂抹上更多赤色。总是带着恶质的和晦暗不明笑意,深渊之中那双赤色的眼眸如同牢笼一般,因为研制成果明亮起来的只是一霎,转眼间又堕入黑暗——
 
“.........小、果、叮.”


 
想起来了啊——


曾经闻名世界的天才少年发明家,炸弹武器领域尤为所长。由他亲手研制的猩红炸弹被利用后使得世界战火的范围得到了极大的扩展,天空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弥散着猩红而刺目的光芒,透过了厚重云层后的夕阳云辉也似乎被战乱波及扭曲成了其他的色彩——除了血和他的炸弹毒雾以外,世界上再无其他红色的东西,一时生灵涂炭。


不久之后,他消声匿迹。各大报纸即使对他保持了长期的高度关注和追踪,也再也没能捕捉到他的蛛丝马迹。传言以他被暗杀为结局。


实际上,医者仁心,创造出弥补他的参天过错的药物,才是他赎罪的方式。


菠萝小薇却如同被什么钉在原地,明明神色如常,眼底却汹涌出极大的悲恸,潮水一般漫过又缓缓退去,只剩下澄澈的瞳孔沉默、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


“我是做不成一个好医生的,我根本没有真正的仁心.....法医已经是勉勉强强了....”
 
 
那是他糟糕透顶的人生最大的污点
,毕竟,核炸弹实验这种本就违背伦理道德的事发生在所谓天才身上,几乎盖下了罪无可恕的印章。
 


徒然挣扎着,渴望与时间斗争,将从未淡去的记忆以伤痕的形式铭刻于心,寻找光明的救赎——
 
 
【心之所向,过于耀眼。】
  
   
如同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步步稳稳接近过来。自己那番拙劣的劝解到底能不能打破他的负罪意识呢,菠萝小薇并不清楚,只是静默数着接近的步伐。似乎太近了些……她站定的地方距他不到半米距离,超过安全距离太多了。这已经不是为了能听到声音看到表情,连彼此的眼神都一清二楚了。
  
   
“.....小果叮。那是不对的。那种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你早晚会睁开眼睛重新看这个世界。我会一直看着你,看你变成更出色的人。”
 
 
在小果叮黯淡下去的眼神里,在天火般炙烈的夕阳下,在低温坚硬的地板上,菠萝小薇慢慢地绷起脊骨,几乎听到骨节咔嚓作响的声音。她只是努力地站直,站直,仿佛硬生生从那纤细脊背上生出一对光芒万丈的羽翼来,深深扶住了小果叮的肩膀,泪光乍现。
 
 
“那个呢,小果叮。”她脸上挂着笑意,仍旧柔软轻巧,味道却难以言喻。


 
“如果是你的话,是我所认识的你的话,是真正的天才,不是为了罪孽而生,是真真正正的,能用惊人的才能为所有人带来希望的人才是啊。”
 


那双金色瞳孔中静静流淌着什么,杂糅着悲伤和歉疚、快要滴落的感激,还带着一丁点零星的狡黠和释然。仿佛稚嫩的孩子在为骗过了什么而自得又为此轻轻地说对不起。驳杂地在她眼中的情绪融流成阔大而包容的海,带着她温柔的波澜潮水。他觉得脑子里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这不该是两周一来朝夕相处的的小薇的眼神,不是那个活泼又明媚、率真无邪的毫无隔阂或者丝毫不带负罪感和忧虑的稚嫩样子。也许像是海滩上那个尖锐又执着的眼神、或者那个明明诉说着不幸却全无哭泣、只有阳光落入眼瞳的微笑的模样,明明同源相近却又有着微妙的不同,仿佛知悉一切的,即使被碾得粉碎仍要从废墟里生长出更耀眼的新生希望之光。
   
 
她绽开一丝笑颜。小果叮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那样的笑容,那样的情绪大概可以被笼统的描述为悲伤。但是她的双眼虽然像是深冬之中泛着涟漪的湖水,却又燃烧着像是尚未被命名的新星的光。此时此刻,凛然的花朵也会化去覆盖在它枝头的冰霜吧。
   
 
“我会一直一直,看着你哦。陪着你看到这个世界终结为止,到了那一天....一定.....”
   
   
....并不是没有了它,就无法存活的。遇到此刻之前苟且至今为止的生命已经足够有力的证明这一点。但是在被她伸出的双手所拥抱时,小果叮的心跳还是毫无预兆的加快了些许。在那个瞬间,他冰冷的血液不知为何又变的再度温暖了起来。
    
 
就像是他幼年时代曾沐浴过的沧澜普照的阳光一样。
 
 
那一定是无可替代的,非常重要的东西吧。至少在那以后,小果叮似乎再也没有在某些时候感到精神上的疲累过,即使他无法解析,但是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就能够确信——
  
 
爱和光明都是存在的。
 
 
“是吗......”
 
 
无论是原本可望不可即的阳光终于落入眼瞳,还是滋生在心底的情感,似乎已经全部拥有。
 
 
“你愿意陪我的话,那我就稍微努力一下吧。”
  
 
  
  
—fin—

评论

热度(33)

  1. LLLLLossky躺尸型喵夏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