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Lossky

主混果圈xx是天厨,博爱党基本上没有踩雷?!欢迎来和我嗑设定?!!我爱这些水果!!!

甜.

为什么这篇的心这么少?!!!!呜呜呜这篇真的很好看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被以红沫:

情人节贺文,一发完


香怡,学院pa,含部分果意雪诗


子怡第一人称,日常欧欧西


大概是甜


————
  
  
  
1.
  
  
  
我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粉红色的糖球撞击着牙齿一路磕磕绊绊从舌尖到舌根,入口的甜腻。我悠哉地静待它融化成粘稠糖水夹杂唾液一并咽下,发出含糊不清却绝对发自心底的舒坦哼声。
  
  
  
诗诗常说我这样哼哼像是她家那只猫咪每次吃猫粮时从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声,其实就是暗指我像她家那只大肥猫一样贪吃到欲求不满。我单手握住糖棍顺势将整颗糖果拔出嘴角在空中虚点两下,再次宣扬甜品主义。梨花诗却摇摇头故作不屑地表示如果我再这么吃下去迟早会变成满嘴烂牙的肥猪,连猫都不如。我努力憋着笑一边在她身后戳她的后腰软软肉说着“上次那个收到某菠萝一整箱糖果礼物在我面前足足吃了几个月的人是谁啊是谁”一边观察着她脸红却还死鸭子嘴硬的样子。
  
  
  
世间百般滋味,我偏爱甜,更多的是某种意义上味蕾的充分享受。虽然可能会牙疼,但至少现在没有。
  
  
  
2.
    
    
   
花如意的想法总像是夜间燃放的璀璨烟花让我无法用单线条的思维捕捉理解,可那副天真烂漫模样的可爱女孩居然力邀我去吃变态辣烤翅,让我接受无能的同时还感慨命运多舛居然让我们三个味蕾不调的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我爱吃甜,诗诗偏爱酸,如意则无辣不欢。
喜好不同的最终结果依旧是奔往离宿舍最近的美食广场各自享受人生,就当是期末考试前最后的晚餐。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找自己的男朋友嘛…”我小小声嘟囔着吞下最后一口草莓奶茶,毫不意外地收到了两个人带着笑意的一拳,并不疼。
“所以说才说要陪陪你嘛…孤家寡人~”
呸,虚假的塑料花姐妹情。
 
   
 
我下意识地在路过学校植物园大门的拐角处刻意停顿几秒观察,直到又一次发现他的身影。
他侧着身子依然是坐在亭栏上,我装作偶然路过的模样悄悄打量着他。他是在看书,模样认真而诚恳。橘色眼眸烁耀光辉灿烂,宛若午后暖阳笼罩窗台剔透明亮,泛滥着年少气盛的热情洋溢。
 
   
 
像我嘴里香橙味的糖球。
 
 
    
我轻轻撩起额角的碎发,即使我知道他根本没注意到这里。右手不自觉地抚上左胸,感受到那里隐秘而热血的鼓动不安,似有种子破土生长。
 
   
 
我想这就是甜。
 
   
 
3.
   
    
    
一杯加蜂蜜的冰牛奶,四块色彩缤纷的马卡龙。
我坐直身体向后弯曲着伸了一个惬意的懒腰,夏日的蒸腾暑气被这家小店的玻璃窗和充足冷气隔绝在外,偶尔被进进出出的人来人往带动着涌入店内又消散殆尽。我用手指沿着杯壁反复滑动,瓷器的冷意被温热覆盖占据,牛奶入口的味道总是奶味与甜充斥口腔,还带着刚冰过的寒气,我咂咂嘴,有种朦朦胧胧的幸福感。
 
 
   
我喜欢这家店,舒适且不张扬。店主是个会做美味点心的帅气大叔,且不说他这张脸,冲着他那绝妙的手艺和满柜使我中意的甜品我就已经爱上这家店铺了——尽管对普通人来说它们大概是糖分超标。歌曲旋律轻缓盘旋环绕在屋顶,我漫不经心地随着音乐轻轻摇晃,手指在桌面上敲打出木头的厚实闷声。店门铃铛响起习惯性地瞥眼却在看到熟悉身形后愣神片刻,手指敲在桌面的最后一下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自己心跳漏半拍后加速狂跳犹如揣了只兔子藏在心窝。
 
   
 
我看见他走了过来,坐在我的斜对面那桌。
   
    
   
窗外的梧桐树一下一下晃着,那光斑正好落在他的脸上身上,扑朔迷离。位置的原因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偷看他而不用担心被发现,大叔端上了一杯饮料和慕斯蛋糕给他。牛奶和蛋糕,我意料之外的惊喜,至少这说明了他也爱甜食,我想。
    
    
    
他轻轻地笑了下以示感谢,眼角下弯时睫毛轻微颤动,像是某种昆虫起飞时抖落时光燃烧殆尽的尘埃那样充满生机,树影下他的模样有些模糊不清,可他却如同太阳本身般明亮,是黎明时分冲破黑暗的一丝星火,在我的心口燃烧成漫山遍野的亮橙色火焰。
 
   
  
他是牛奶里的那一勺黄橙橙的蜜,冰淇淋蛋筒最后一口的奶油尖;是柠檬汽水在嘴里爆炸的气泡,千层饼香气扑鼻;是巧克力酱裹着草莓浓厚的甜蜜,芒果布丁最香醇的那一块。
  
  
  
或许他就是甜蜜本身。
  
  
  
4.
  
  
  
情人节,据说是起源于公元三世纪,为纪念一位为心爱之人做主的基督教神父而指定的节日。这位神父喜欢上了典狱长的女儿并治好了她失明的双眼,最后却被斩首示众,那位盲女唯有在他墓前栽种红杏树以托情思。
   
   
 
我向来是不喜欢这种过分悲情的结尾,特别是在别人的悲伤日子里享受愉快的节日。情人节与我而言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巧克力全场七五折,仅此而已。
 
 
 
我一直到上一秒都还是这么想的,嘴里无意识地吮吸着草莓果冻里的爽滑椰果将它吞吃入腹,那股嚼劲几乎让我上瘾。
 
 
 
诗诗和如意都各自寻得自己郎君约会游玩去了,我也乐得清闲自在,我想这偌大的图书馆大概就是我最好的去处,安静且自由。充分享受独自一人的孤单乐趣,尽管在这种节日里它似乎有某种寂寞的含义,可不得不说,我喜欢独处。
 

 
“不好意思,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我一直到上一秒都以为是这样。
 
 
   
一只手抢先落入我的视线范围内,骨节分明,宽大且厚实,中指内侧还有一个小小的茧,是一只经常握笔的手。顺着手臂一路向上望去最后看见的是熟悉的面孔,亮橙色的瞳孔温柔如水。
 
 
 
直到我看见了他。
 

 
“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学习了,我叫橙留香。”
 
 

他坐到我对面,看着我,这样说。随之落在桌面的是一大堆贴有彩色标签纸的复习资料,我料到了,他是个笨拙的人。他的声音就像我想的那样单纯温和,就像,就像是甜橙味的汽水,在我的心头咕噜咕噜冒泡,带着莫名的情感快要从眼眶冒出。
 
 
 
“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或许我应该跟他一起,坐在他旁边的位置替他整理课后笔记;或许我应该掏出背包里的所有糖果问他喜欢哪种甜味,我们可以一起分享各种水果味的糖果;或许我应该在学习过后约他去喝上一杯草莓奶茶,那种麦芽的乳香会缭绕在我鼻尖久久不散。
 
  
   
种种思绪连带着我吸下的最后一口草莓果冻一并吞噬入肚,我紧张地清清喉咙,摆出那个无数个夜晚睡觉前练习的完美笑容——
 
 
 
“我叫上官子怡。”
 
 
 
世间滋味万千,我偏爱甜。
正如世间人海茫茫,我偏偏钟情于你。
 
 
 
fin.



评论

热度(28)

  1. LLLLLossky被以红沫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这篇的心这么少?!!!!呜呜呜这篇真的很好看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