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Lossky

主混果圈xx是天厨,博爱党基本上没有踩雷?!欢迎来和我嗑设定?!!我爱这些水果!!!

【东天】黄粱一梦

*果四东天
*有车 军师天助攻
*双向暗恋设定
* ooc ooc ooc

东方求败做了一个梦。太过荒唐的梦境使得他迅速地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梦境之中。

至于为何说这梦荒唐,不过是因为梦到了自己那位最为忠诚绝不可能背叛他的手下天下无贼正用一把他莫名熟悉的利剑毫不留情地穿过他胸膛上伤疤的位置,给了他致命一击。

可笑至极,且不说天下无贼知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伤疤,就是他现在身上的装束都够让他怀疑。

这位同天下无贼有相同面容之人,深色的发被高高束起,一只独眼之中充斥着他从未见过的情绪,身上穿着一个浅色外衣,里面是类似于文人的长衫,这和他了解的歪教大当家天下无贼完全不同。
只是一眼,东方求败就意识到这点,可他却未反应过来自己亦是身着繁杂且做工精细的陌生华袍,头发披散下来,不远处还有一被打落蓝银发冠。

被重伤的东方求败因着是在梦里并没觉得很疼,可他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刚好发现天下无贼也在看着他…

或者是在透过他看什么人…?

可是这位天下无贼的目光也太过复杂,东方求败无论怎样也想不出他露出这种表情的原因,就现在这个情形来看,明明他才是被背叛的那一方吧?可这视线又让他觉得太过熟悉。

因为只有东方求败本人最清楚明白的知道。
那不是叛徒该有的目光。

……

他想到了天山果姥的法杖直指他面门时那愤懑痛心的表情,还有那句伴随着的,铿锵有力的一句,“叛徒!”

——哈,还真是悲惨。

因着这个梦,连向来想想都会心痛的那些回忆都觉得好多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他把天下无贼叫了出来,像,真的是像啊。

天下无贼不明白教主为何唤他进来又一言不发,暗自揣摩着最近是不是有做错什么事,可左思右想最近也是风平浪静,能有什么事严重到需要找他过来商量呢?惊疑不定的他皱了皱眉,片刻后又放松了下来,自己还是不要胡乱揣摩了,若是僭越了反而吃力不讨好,还会惹教主不悦。想到这里,他把头埋得更低了:“教主有何吩咐?”

天下无贼这幅听君差遣的模样他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可是仔细端详他的容貌却是一次都没有的,想到这他心中痒痒的,虽说这样的命令有些不妥,但反正这里是他的地盘,他说的才算数,看看属下长什么模样也不犯法吧?
于是他端的一副正经的模样:“天下无贼,你且走近些,我有些事要与你商量一下…抬起头来,我东方求败的手下,个个都是好汉,头埋这么低做什么!”

天下无贼这才有些慌了,也不知今儿个的教主是怎么了,不过想来这些要求也不是做不到,缓缓抬头,对上了东方求败带着两分期待三分探究的目光。

可也就在这一刹,异变突生!电光火石之间,天下无贼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脑海之中,大量的画面让他头痛欲裂。

——我…是谁?
——不、不对…你、你是谁?

——我是你,我也不是你。
——初次见面,在下天下无贼,姑且算个军师。

——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

“也就是说,你是为了找我,之前才附身在东方教主身上的?”

“唔、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可不能附身在他身上,我顶多是…给他托梦而已。毕竟他长得和丞相那么像,我一冲动,认错人了嘛。”

“……”

天下无贼倒是很难想象这位一进来就自来熟的家伙用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冲动起来是什么样的。

“这幅不信任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我句句可都是肺腑之言!我同你的那位教主没办法交流的,所以只好托梦说我想见你啦!”

“…你在骗三岁小孩吗?我们东方教主岂是你说什么就会照做的!”

“我在骗一个暗恋自己教主好多年却不敢吐露心声分毫的傻小子!…不过……”不等天下无贼反应过来,这位军师将声音拉长,带着不怀好意的味道。

“我可以给你一个美梦成真的机会。”

……

“这是一个交易。”军师还是笑眯眯的。

“啧。”歪教大当家从自己的秘密被对方探知之时就已经发觉不妙了,但他还是尽量维持着一贯镇定的表情,“无论什么条件,我答应你。”

“放心放心,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军师得了保证,立刻笑得更灿烂了,甚至抬起手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同他一般的赤瞳闪了闪,笑意也达了眼眸深处,“…或者说、你们。”

交易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