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Lossky

主混果圈xx是天厨,博爱党基本上没有踩雷?!欢迎来和我嗑设定?!!我爱这些水果!!!

【乱怡】乱臣贼子暗恋上官子怡,这是全水果世界都知道的事

*乱怡 乱怡 乱怡
*四贼主场 对话流 吐槽体
*po主靠卖刀片发家致富
*其实我是真的爱乱乱的 真的

乱臣贼子暗恋上官子怡,这是全水果世界都知道的事。

有时候贼眉鼠眼也会想着,都这样了还能算作暗恋吗?但是乱臣贼子是没有觉得丝毫不妥的,他光明正大地暗恋,恬不知耻地把房间贴满了偷拍的子怡的照片。

也是因为这样,天下无贼从来不进自己二弟的房间,省的进去了也是糟心。他可不止一次的劝过乱臣贼子了,什么放弃这一颗草莓你还有整片Strawberry之类的。
连趁他不在把房间里的照片全偷着撕下来他都试过。那天乱臣到家之后连火都没发,安安静静地睡觉——那时候天下无贼还“天真”地以为奏效了,欣慰到差点流泪,结果晚上的时候,他叫人来给自己的房间换了一个密码锁。
与此同时天下无贼总算是彻底醒悟过来:乱臣贼子没救了。

但二哥也太不正常了。认贼作父提出观点。他记得在认识上官子怡之前,出门前的几个小时里,乱臣贼子通常都会把自己关在厕所,霸占个把小时的,直到把自己捯饬得满意为止。
不过确实挺帅又风骚的——如果用他认贼作父常年在黑社会里混出来的审美的话——那一头粉发也算是真禁得住他折腾,光发胶就得抹个两三瓶吧?四五个耳钉六七个戒指他也不嫌沉,大金项链挂着,却穿一个超短皮裤、高筒靴,腰上别个鞭子。
而现在就彻底不一样了,虽然他在厕所呆的时间仍然保持在两个小时以上。他将过长的粉发扎成清爽的高马尾,戒指项链通通摘掉,亮粉色的指甲油也卸掉,只有右耳带一个耳钉。像是在等待什么人一样。休闲衣运动裤白球鞋,背着个浅棕的背包,整个一阳光健康在校大学生的模样啊。
头一回看见的时候认贼作父的下巴差点掉地上,乱臣贼子倒好,轻飘飘软绵绵,猛得一看让人感觉还有点拘谨腼腆地问了他一句:“怎、怎么样?我这身还行吧?”

爱情的力量,贼他妈伟大。认贼作妈…呸,认贼作爸…呸,认贼作父总结。

二哥还很有钱!贼眉鼠眼做出解释:他二哥经常会给他买零食,虽然买回家之后他们还会来回抢之类的,但是一般来说家里的开支都是二哥刷卡。电费水费煤气费、房租出租请客钱,总之那卡里的钱就像源源不断不会枯竭的大海一般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毕竟乱臣和上官两家是世家至交嘛。天下无贼在一旁补充。如果上官子怡是众所周知的大小姐的话,老二家又怎么可能差得太多呢。

既然如此。乱臣贼子顶着两个大大的黑又红肿的眼圈,给这次的讨论一个完美的主题。为什么她不喜欢我呢?

也许是你不是她喜欢的款!贼眉鼠眼抢先发表意见。也许她喜欢的是那种,每天都给给买零食,体贴,还会做饭的好男人,二哥啊不是我说你,你虽然有钱,平时也太抠门了……

——不可能!贼眉鼠眼刚说完,乱臣贼子立刻提出反对意见,那个穷小子会做饭吗?他体贴吗?哪次不是我的子怡柔声细语地去体贴他啊!

贼眉鼠眼一时语塞,好在有认贼作父替他接着分析,可是二哥,橙留香人虽然傻,可是,可是傻人有傻…

——我反对!乱臣贼子这回都没等认贼作父说完就开始反论,傻人有傻福是形容陆小果的!是形容射偏的导弹打碎了大土块顺带埋了你机甲的陆小果才对吧,老三?

诶诶,老二,讨论归讨论,别人…认身攻击嘛。天下无贼作为大哥不得不出面说两句了,要我说,上官子怡不跟你,就是因为你碰到她碰到得太晚了。
他摇摇羽扇,叹了口气,心说虽然就算你先碰见,那丫头也不会喜欢一个跟踪狂的。又瞧了眼听完他话一副便秘模样了的乱臣贼子,恨铁不成钢地咋了下舌。
老二啊,大哥我知道,你啊一颗心都赔进去了。但他也是束手无策,只好继续说下去,依我看,上官子怡未必喜欢你,却也未必有你想的那般厌恶……

哦?!闻言乱臣贼子的眼睛立刻亮起来了,何以见得?

天下无贼笑着抿了口茶,你忘了吗,上次你高烧不退,她来看你了。可乱臣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我知道,那是因为老师让上官班长来看看没有请假就旷课的我是不是还活着。

咳咳。天下无贼尴尬地咳嗽两声,认贼作父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那还有之前!你们不是在好果来里争一个草莓糕点吗?我记得她最后是让给你了啊。乱臣贼子摆摆手,那是因为我和她争了两个小时,她说有这时间她都可以做出一个来了……

贼眉鼠眼摇头晃脑的,二哥你这还行不行啊,认贼作父附和,是啊二哥要不还算了,天下无贼盖棺定论,等你情商为正再去追上官子怡吧。

乱臣贼子叹了口气,沮丧地回了房间。而后就有人来敲他的门。

我不吃饭!他这样大喊完,甜美的女声响起来,是我乱臣贼子。乱臣贼子惊慌失措,乱臣贼子大惊失色,乱臣贼子连滚带爬,修整发型整理衣服喷香水刮腿毛一气呵成只用了0.5秒不到,然后他开了门,嘴边还叼着一朵红玫瑰,最美的花送给最美的你,我亲爱的子怡——

上官子怡瞥到了一眼房间内的照片,而后花了同样0.5秒的时间上下看了一眼乱臣贼子,而后她关上了他房间门,我好像走错门了,抱歉。

乱臣贼子揉了揉差点被拍平的鼻子委委屈屈地站起来双眼充满了不可置信。

贼眉鼠眼拿起一颗草莓吃了顺便望着眼泪哗哗追出去的乱臣贼子忍不住感叹了一句,难怪啊…

也不能都怪上官子怡那个臭丫头,认贼作父从贼眉鼠眼身后出来,伸手从那盘草莓里也拿了个吃,换做是我……

也会扭头就走的。天下无贼则依旧吃着他的葡萄,慢悠悠地接上。

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今天的乱臣贼子依旧在追着上官子怡,满水果世界的跑。

贼眉鼠眼有感而发,如果都这样了他们还没在一起,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天下无贼揉揉他的头,颇感悲观地反驳,如果哪天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才是爱情的力量。

上官子怡讨厌乱臣贼子,这是全水果世界都知道的事。

fin.

评论(9)

热度(51)